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七颗蓝莓小情侣的日常(微H)(1 / 2)





  蓝莓指尖(第七章)

  两人入睡时很晚了,客秾忙了一整天,晚上也没敢睡熟,睡一会就去摸摸甘宁,怕她做噩梦。

  甘宁第二天醒来时,客秾还在睡觉。

  她枕着手肘看了会儿客秾,醒了醒神,忽然想起来客秾昨晚在沙发上跪了好久,于是翻开薄被去看客秾的膝盖。

  沙发坐垫柔软,但布料是麻的,有点糙,客秾的膝盖泛着红。

  甘宁一摸上去,客秾就缩了一下。

  还是有点伤到了。

  甘宁起床去洗了澡,咬着一块面包,开始淘米煮粥。

  冰箱里的海鲜拿出来解冻,收拾备好,准备煮粥。

  这时候已经过了早饭时间,甘宁干脆连午饭也一起做了。

  拿青辣椒炒了个毛豆,加水煮得软软烂烂,可以配着粥吃;豆豉蒜末炒一个蕹菜梗,蕹菜梗也切成葱花一样的碎节儿,炒的时候再加点小鱼干,客秾最喜欢这个菜;家里没有猪肉末了,甘宁搜刮出来一小盒牛肉末,炒了个麻婆豆腐。

  做到一半的时候,甘宁审视了一遍菜单,发现太素了,冰箱里有几只鸡腿,赶紧拿出来腌上,前面几个菜做好,在空气炸锅里把鸡腿炸上。

  海鲜粥也差不多好了,甘宁尝了一点,鲜香鲜香的。

  卧室里客秾还没醒,但是她的手机响了响。

  甘宁看了一眼,是她设的一个闹铃,提醒她下午要去学校。

  甘宁去卫生间拧了一条冷毛巾,冰箱里拿了一包雪糕裹上,给客秾敷腿。

  毛巾刚一碰到她,她就醒了。

  左看右看,迷迷糊糊不知道在找什么。

  甘宁抓住了她左右乱摸的手,亲了亲,问她:“找什么呢?”

  客秾好像这才清醒了一样,紧握着甘宁的手,反问她: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

  甘宁回忆了一下,睡得不错,好像做了一个缥缈的梦,具体内容不记得。于是照实说了,客秾放下心来。

  甘宁无奈地笑了一下,手按着毛巾,去亲她,“别把我当成娃娃一样,我喜欢和你在一起,不会觉得不舒服。”

  客秾又试探着去摸她后脑,甘宁低着头任她摸,“你现在手按着的地方,那条疤有点痒,挠一挠。”

  客秾很惊喜,又怕把她弄疼了,拨开头发用指腹蹭着。甘宁其实也不痒,只是为了让她高兴随口编谎。头皮被她一下一下温柔地摸蹭,倒是前所未有的惬意与舒适,甘宁不自觉就和客秾躺在一起,表情有点沉醉。

  客秾忽然说:“好香,你在外面做什么呢?”

  甘宁眨了眨眼,“海鲜粥,毛豆,麻婆豆腐,炒青菜,炸鸡腿。”

  客秾换了一条腿让她敷,冰冰的毛巾有点回温,搁着冰凉的雪糕,意外的舒服。

  “做这么多,咱们两个人吃得了吗?”

  甘宁沉浸在她的温柔乡里,懒懒地说:“量很小,一顿吃正好,不会让你吃剩饭的。”

  客秾蹭了蹭她的发顶,才想起来问:“现在几点了?”

  甘宁说了个大概时间:“十一点出头。”

  客秾心说还早,于是又心安理得和甘宁躺着。

  毛巾不冰了,雪糕有点化开,客秾想吃,甘宁不许,“雪糕现在化得跟海绵一样,一打开肯定流出来。”

  客秾不满:“你昨晚上在沙发上弄我的时候倒是不怕我弄脏垫子。”

  甘宁理亏,讨好地亲客秾,“以后我轻轻的。”

  客秾:“我的意思是这个吗?”

  甘宁:“哦,那你的意思是我以后可以比昨晚更过分?”

  客秾生气了,甘宁被灰溜溜赶去厨房。

  正好鸡腿烤好了,晾了一会儿,戴着手套撕了两条鸡腿肉在碟子里,留了两只带骨的。

  她要是不想啃骨头,可以吃肉。

  客秾洗好澡,甘宁狗腿一样去帮她吹头发。

  两分钟后,甘宁扯开客秾的浴袍,把人亲得面色酡红,眼睛像是一汪湖水,潋滟又温柔。

  时间不够她们胡闹,甘宁克制着,拿了客秾的居家服帮她穿。套头的宽松T恤卡在肩膀上,甘宁对着两团奶恋恋不舍。

  客秾理智不在,自己掀着衣服,挺胸叫甘宁吃,甘宁揽了一把客秾的腰,只是低头两边各亲一下,留恋地吻了吻,帮她穿好了衣服,抱着哄她:“先去吃饭,吃完了小睡一会,我送你去学校。”

  客秾缓了一阵,被甘宁牵出去坐下来喝水,等着开饭。

  菜量果然像甘宁说的,只用小碟子盛着,并不多。两个人喝粥吃肉,几个菜被吃干净。

  碗筷堆在水槽里待洗,卧室里的人相互纠缠,吻之不够。

  饭前没吃到的奶,终于被甘宁满口吸吮吞咽着,粉嫩的奶尖儿俏丽,染着津液,客秾起床时拉开了遮光窗帘,薄薄的纱帘挡不住正午的阳光,把两团奶照得淫靡万千。

  客秾两腿绞着,胸前的啃咬更让她心里躁动不安,饭前换上的干净内裤,被不断流出来的液体浸湿。

  原本饭前心里已经腻腻的了,现在甘宁不给她痛快,更让她浑身又软又毛。

  甘宁最终还是把亲手给客秾穿好的短裤脱掉了,湿泞的穴,随着客秾一呼一吸,缓缓地吐着清亮亮的水儿。

  昨晚被她弄了好几次的花瓣肉,现在嫣红肿胀,沾着水渍,越发显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