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十一颗蓝莓人类性爱多样性(H)(1 / 2)





  标题瞎起的。

  正文:

  蓝莓指尖(第十一章)(饭时慎点)

  甘宁上班之后,客秾就闲下来了。

  早上甘宁起得早会做叁明治或者前一晚定时粥,午饭客秾就随便对付对付,晚饭看甘宁想吃什么,或者出去吃,或者在家做。

  叁餐之间的时间,看书、看电影、看电视,和同事一起玩游戏,偶尔做一点学校的工作,到了下午,太阳不晒了就出门接甘宁下班。

  甘宁的工作几乎是没有周末的,一个月可以休两天,需要申请和调班。

  熬过初入职的一个星期之后,甘宁算是对工作游刃有余了,于是下了班也不会一门心思想着回家躺尸,可以和客秾在外面逛逛。

  七月过半,夏季的白昼正长,广场上和道边满满当当全是小吃摊,甘宁换下酒店的制服,牵着客秾沿着人流慢慢逛,有新奇的小吃就买一份尝一尝,客秾尤其喜欢的买两份,吃不完带回家,甘宁第二天早上微波炉热一热当早饭吃,然后给客秾做新鲜的叁明治。

  客秾不喜欢外面的热气和味道,回家就要洗澡。

  甘宁衣冠楚楚坐在沙发上吃水果,朝着水声潺潺的浴室问客秾:“秾秾要不要吃蓝莓?”

  客秾还在调水温,探出一颗头来问:“吃什么?”

  甘宁抓了几颗蓝莓挤进浴室,把客秾按在洗脸池边亲,舌尖上卷着一颗小小的蓝莓送到客秾嘴里,“姐姐尝尝是什么?”

  浴室里逼仄,客秾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闹得面红耳赤,应付着甘宁一个一个的啄吻,把嘴里的小果粒咬破,蓝莓的酸甜盈满齿尖,她乐得眼睛都亮了。

  甘宁见她高兴,就连同她的眼睛一起吻几下,扯掉自己的衣服和客秾贴在一起,箍紧她的腰,脸颊挨得极近,说出来的话都是蓝莓味的:“秾秾今天的内衣穿的是哪件呀?我都没看到。”

  客秾很喜欢和她亲近,两人肉肉相贴,说话之间若有若无地互碰一下唇锋,“在旁边的脏衣篓里,最上面浅绿色的那一件。”

  甘宁转头去看一眼,“是那件可以聚拢的吗?秾秾穿上好看不好看?”

  客秾不回答,甘宁就自己说:“一定很好看,就是我没看到过。”

  甘宁稍稍一委屈,客秾就受不了,忙和她解释:“我出了汗,那件脏了,今晚洗干净,后天穿上专门给宁儿看好不好?”

  甘宁奖励一样从又塞了一颗蓝莓给客秾,唇含着唇,舌尖相抵,薄而嫩的蓝莓爆开,甜蜜的汁液被分食,甘宁低语:“姐姐对狗狗好好啊。”

  薄皮在唇齿间撕扯不断,唇瓣交替着互抿,让两人嘴里的每一处都沾染上蓝莓香味,津液互换,齿间香甜,濡湿又甜蜜。

  接吻是最简便的性,唇与舌是触感最棒的性器,顶、抽、缠、吸、挤轧、撕扯,有情人爱做的事情都被四瓣唇、两柄舌做尽了。

  接吻的人恨不能把世界扭曲、将地球轻举,或者被爱人吻死。

  就此匍匐。

  客秾羞红了脸,闭眼启唇道:“狗狗,我现在好湿啊。”

  她拉着甘宁的手往身下摸,果真一手的腻滑。

  甘宁尝了尝手上的黏液,故作苦恼惊奇,“怎么办,姐姐,你的水都是蓝莓味道的!”

  客秾当然说“我不信”。

  甘宁趁她说话间隙,往她嘴里赛了一颗蓝莓,亲她晶莹的唇,“是不是蓝莓味的?”

  客秾垂头丧气,倒在她肩上咬蓝莓,“我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
  甘宁侧头不停吻她,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却猝不及防把手上剩下的几颗蓝莓塞进客秾湿滑淋漓的穴里。

  客秾惊慌失措,踮脚往甘宁怀里钻,脸上满是害怕的神色,“好凉,好冰……”

  甘宁像一个衣冠禽兽,脸上全是大计得逞,她拍了拍客秾后背,半是引诱半是商量:“蓝莓好冰,姐姐给狗狗暖一暖好不好?”

  客秾苦着脸求饶,甘宁把她抱上洗脸台,坏心眼地嘬着流水的小花儿,上手掐一掐初初露头的嫩尖儿,客秾一声一声的讨饶,甘宁说:“秾秾夹紧,不要让蓝莓掉出来了,多浪费粮食。”

  客秾辛苦收拢了一点理智,攥着甘宁的手,努力缩紧穴口,蓝莓好小,好容易掉出来,她欲哭不哭地说:“可是那些蓝莓现在已经不干净了。”

  甘宁笑笑,“才不会,姐姐这里是最干净的。”

  舌头勾进穴里探了一颗蓝莓进嘴,牙齿尖尖,刺破果皮,满是香甜。

  客秾低着头,看着甘宁满脸愉悦。她眼睛黑黑,正盯着客秾的脸看,两腮微动。

  客秾脑袋里满是她嘴里那颗蓝莓是怎样被她的舌尖送去齿下、如何被挤轧爆汁、果肉经过咀嚼会变得如何糜烂——她低头和甘宁一同去品尝那颗碎得不成样子的蓝莓,果肉被嚼成泥,果皮薄薄一丝一缕,清甜的汁混着甘宁的味道,风味不同,别样刺激。

  客秾一倾身,穴里的一颗蓝莓掉在台面上,甘宁余光看见,屈指进穴,把余下的蓝莓全抠出来,只剩下手指在内壁上勾连,不断变换着动作,指节疯狂近处,往内壁上轻顶,激得客秾几欲尖叫,声音全被甘宁吞进嘴里。

  客秾高潮得激烈,掉出来的叁四颗蓝莓被撞得四处滚走,掉入满地狼藉。

  要睡觉了,甘宁突然出了一趟门,回来的时候买了一袋子药。

  客秾问她:“买了什么?”

  甘宁:“我怕那几个蓝莓不干净,所以去买了点药,有一个口服的,秾秾现在吃了吧?还有一个是外敷的,我帮你擦,不会痛。”

  客秾觉得她小题大做,不愿意吃,甘宁哄她:“不吃药真的会生病的,我以前不就是因为不吃药、不卫生,所以生病了吗?”

  客秾沉默几秒,把药吃了,忍不住要亲甘宁,“我会好好吃药,会爱干净,会保持卫生,不会生病的。今晚的蓝莓是意外,而且小马都给我洗得干干净净了是不是?我会小心,不让自己生病的。”

  甘宁回吻,尝到了她嘴里的苦涩。

  七月啷当过去,规矩又荒唐。